楚乔传第二部第四十九集第五十集

第四十九集

夜晚悄悄地降临了,挂在空的明月不知何时躲进了云朵中,夜风吹起,本来还在外闲逛的人,此时感觉到今夜小镇格外寥寂,也都快步流星的向自家走去。

夜幕中的六个人,趁着夜色的掩护,手脚麻利来了矿处所侧门外。宇文玥和楚乔先行进入院内,等待这一波巡逻的卫兵走过,楚乔向侧门方向而去,而宇文玥则先去关押人的石牢。

打开侧门,将四名月卫放了进来,然后锁上。带着四位月卫向前几日他们藏身的方向而去。安顿好月卫后,在向石牢方向而去。

宇文玥看楚乔来了,两人躲在石牢不远处的假山上,注视着守卫换班的情况。终于在两个时辰后,那名守卫统帅带着另一名卫兵来了,四人交替,另外两人逐渐离开了众人的时间,楚乔提起内力,使出轻功向石牢的牢顶而去,轻足而落,未有一丝响声。蹲在牢顶的楚乔右手快速掷出两根浸泡过五步醉的银针,五息之间,那两个守卫纷纷倒地晕睡过去。

宇文玥看两个人倒地,连忙飞身来到了楚乔身旁,蹲下身在那名像是统领的人身上搜了搜,果然在皮甲护腕内找到了钥匙,拿着钥匙向牢门走去,打门时,惊动了向来睡眠较浅的蒙枫,正想出声,却被宇文玥打断。

“蒙枫,我是宇文玥,别出声。我们现在时间不多要换两个人出去,一会再详说。”

两人随手点了两个年轻小孩的睡穴,背着就往外走,然后关上门。

飞身带着人向月卫所在的地方赶去,安排好两人后,又飞身二回,打开牢门,楚乔先走了进去,把钥匙交给了宇文玥,宇文玥又把钥匙放回了躺地上的统领皮甲护腕内,在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子,往躺在地上的两人鼻子前晃了晃,闪身进了牢内,用力把门一关,门锁上了。这是躺在地上的两人,慢慢醒了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不好。”转身提了旁边还躺在地上的守卫,骂道:“还不醒来,快看人跑了没。不然我们两都要被砍头了。”

这时躺在地上的守卫才醒过神来,连忙爬起身与统领一起走向石牢,两人发现石牢里的人都还在,心中那股焦急紧张立马松了下来。又向旁边的守卫踢了一脚道:“今晚发生的事,谁也不准说。你明白吗!”

旁边的守卫连忙点头答应道。过了会,换班的守卫来了,替换了统领两人,统领交代了几句,带着跟他一起的守卫转身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守卫统领,并未发现异常,石牢你们的两人都送了口气,然后慢慢的挪动向蒙枫和墨儿靠去,看见墨儿靠在蒙枫旁已经睡着了。

“公子,你...你还活着。”蒙能虚弱的低声,眼里突然泛起了泪花问道。

宇文玥连忙起手给她把脉,半盏茶的功夫,宇文玥稍稍松了口起,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内息比较乱,伤口有些发炎。”然后从怀中摸出另一个小瓶,倒了两粒药丸出来,放进了蒙枫的嘴里。然后在侧身看了看墨儿,起手把了把脉道:“墨儿也没事,就是有点营养不良,气血不足。”

“那就好,幸好墨儿没事。”楚乔松了口气。再看向蒙枫时,低声对宇文玥说:“宇文玥,我发现你也挺能招惹桃花的。你看美人都哭了。”

宇文玥无奈的道:“她是我的下属,只是下属。别瞎想。”

突然门外守卫吼道:“吵什么吵,好好睡觉,过了今夜,你们就要被送去矿场了,还不快趁现在能休息多休息会,到了那有你们受的。”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牢房的门打开了,外面的一个守卫挥鞭叫道:“都给我起来了,一群低贱的矿奴们,该去矿场了。”

石牢里面的宇文玥和楚乔等人都相继醒了过来,楚乔把墨儿拥在怀中,看着众人陆陆续续的走出石牢,排着队向矿处所的侧门而去,侧门外放着押送他们来时的三个囚车,出来的人上了囚车,一个时辰后,囚车开始出发,向银水峰而去。

第五十集

清晨的山野小路上,初升的太阳已经带着有些灼热,照射在了大地之上,树林间透着一束束光束,押送矿奴的部队浩浩荡荡的前进着,林间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微风吹过,带着一丝丝花香,囚车上的人都沉默着,只听前方一个士兵的声音响起:“将军,前方便是银水矿场了。”

“走吧,早点办完事,我也好回去复旨。”薛致冷傲然的说道。

押送矿奴的囚车缓缓驶入了银水矿场,只见原本绿树成荫山壁,被完全破坏了,只见山石遍地,尘土飞扬。一阵山风吹过,沙尘漫天,迷的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前方骑马的薛致冷连忙下马,后面的骑兵也跟着下了马。只听薛致冷在转过身呸了几下,火冒三丈的吼道:“这他娘的什么鬼地方,就不是人能呆的,朱大人速速把矿奴收押好,把军需装好,这鬼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诺,下官这就去办,将军先到凉棚休息,凉棚里要干净许多。”守矿场的朱大人说道。身后连忙上来一个守卫,引着薛致冷向凉棚走去。然后转身道:“你们把矿奴送到奴所去,先收拾下,然后分发工具。让大夫也一起去,别还没干活就死了。”

“诺”跟着朱大人身边的一个侍卫答道。

关在囚车里的人们再侍卫的带领下,陆陆续续下了囚车,向奴所的地方而去。

众人到了所谓的奴所,不过是一个从山壁挖掘出来一个大约十丈大小圆形的山洞,山洞岩壁上四方还有几个火把。地面简单铺了几层枯草,凉席,连个像样的床都没有。

在山洞的一侧,还有一个缺口,从缺口过去堆放着一些简单的食物。连水都不太多。靠墙边,还有几个老人和孩子,精神不济的靠着山壁,偶尔还会又咳嗽声传来,小孩和老人的眼神中只有无助和绝望,这时山洞里响起了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多,应该是出去干活的矿奴们回来了。

陆续有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睛,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进来,其中有两个中年一点的人,听到墙边的咳嗽声,连忙跑了过去,只听他说着:“娘,你怎么样了,那些**连药都不给吗”

年迈的老人,咳着说道:“儿啊,我没事,来到这哪还能求医用药啊。只要你没事,娘就很好了。”

众人听到此话,不免除了伤感,更多的还是对矿场官宦的痛恨。

宇文玥看到了此场景,心中亦是不好受的,没想到矿奴的生活是这样的凄惨。心中不免会想到了星儿和星儿的娘亲洛河以及江湖谍者,为什么会有那样信念,因为他们看到太多这样惨烈的场景,许多经历过同样的对待,才会对贵阀门深恶痛绝,对整个奴隶制度的顽强抵抗。

宇文玥转头对楚乔等人道:“我去看看,你们先收拾一下。”

楚乔等人点了点头,先把手上的蒙枫等人先安顿起来。安顿好后,向宇文玥所在的地方过去。

正握着老母亲手的那名中年人,不知所以看着过来的两个同是奴隶的年轻人,看着先到的宇文玥,说:“你们是今天来的吧,还是多休息吧,我们这没事。”

宇文玥看着他们,淡淡的说:“我是大夫,让我给老人看看,说不定还有办法。”说完,起手给老人诊起脉来。

一会的时间,宇文玥的眉头微微皱起,缓缓的道:“老人这是湿寒引起的肺病,必须要将湿寒隔开,把体内的寒气发出来,便可缓解。”

说完,又向另外几个老人和小孩走去。同样,他们也是这个症状,毕竟山洞到了夜晚,湿冷就很严重,在加上睡得盖的都是不防寒的东西,很快体质弱的,没内力的人,就会染上湿寒之症。

楚乔看着宇文玥的眉头紧皱,心中一紧,上前询问事情的缘由,过了一会,楚乔拉着宇文玥的手,示意他都一边,有话跟他说。

他们两来到了存食物的地方,楚乔才低声说道:“我看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办法,得先和他们沟通,了解一些必要信息。”

宇文玥点了点头道:“这里的生活条件太过苛刻,体质差的根本挨不了几天,何况受伤的人。”

楚乔眉头也紧了起来:“一会大夫来了在看,如果是个可用的就留下,不是的话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宇文玥点了点头,两人便走了回去,跟楚乔他们一起坐下。

#赵丽颖##林更新#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