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阳:健康促进者的平衡“术数”

  “我从小是一个哮喘病的患者,遗传了父母很多疾病的基因,比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刘向阳并不介意在众人面前分享自己的健康隐私。

  十岁左右的时候,为了让母亲少受累,他主动承担了家里的活计,包括拉架子车等重体力劳动,结果把自己拉伤了,“第三至第九胸椎都有不同程度的旋转,第九胸椎最严重。”

  从小吃苦的人,格外嗜甜。成年后的刘向阳做事拼命,想要品尝成功的甜头——不服、竭尽全力、执着于目标,是世人白手起家的精神标配。这是刘向阳事业迅速攀升获得世俗成功的原因,却也是身体出现消极连锁反应的起点——疲惫感裹挟着生活,全凭一股子对自己的狠劲儿咬牙强撑。

  30多岁的刘向阳便浑身“伤病”,药不能停,没体会过什么是健康生活。但他不信命。

  自我觉醒

  18年前,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在北京延庆创建,因社群文化著称,在业界被誉为“社群之父”。这是刘向阳在一手打造的康养度假区,也是他进行大健康先锋探索的大本营与试验田。

  然而,关于健康的一切探索,都缘起于他自己。

  刘向阳是气郁体质,该体质由于长期情志不畅,气机郁滞,极易导致性格敏感,心绪不稳。但他挖掘不到内心“不舒服”的缘由,即便意识到也无力纾解。慢慢地,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冠心病……全找上门来,而当时刘向阳还不到40岁。

  2006年,刘向阳业余时出了一首单曲,名为《人生很难》。如今回忆及此,他感慨:“当时确实很难。”言罢又剖析道,“其实是自己不敢面对,如果面对了就不难了。”

  20世纪初,刘向阳开始广泛接触各种能带来健康的“解药”。奥伦达部落诞生时的2011年,大家都在谈大健康,蠢蠢欲动但又无从下手。刘向阳也在琢磨:奥伦达小镇要成为幸福之地,前提应该是健康。

  同一时期,刘向阳身边数位邻朋好友因为重疾而使生活陷入失序状态,健康生活的平衡一旦被打破便很难恢复。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刘向阳把健康加入奥伦达幸福系统里的决心愈发坚定。

  在关于健康的自我觉醒过程中,太极成为刘向阳身体状态逆转的关键。练习太极的过程中,他会配合其他运动及科学饮食,“但最后发现,心态调整对控制血糖指标很重要。”刘向阳说,中国传统文化的阴阳平衡思想改变了他。

  ▲刘向阳还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太极文化国际传播大使。

  《黄帝内经》有云: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太极于形,和谐于心。术为方法,数即数字;术数本指方略。刘向阳善用思想规范行为,于是把“太极于形”改读为“太极于行”,他的外在行动遵循太极阴阳,皆出于心的需要,以“和”为重,“但以前不是,以前总是根据世俗选择走,什么赚钱最多、什么最有名、什么有竞争力就选什么,忽略了心的感受。”刘向阳承认这十六个字对其帮助之巨,当下的工作和生活,都保持在平衡、和谐的状态。

  以“吃动心”为框架的奥伦达大健康理论由此构建,刘向阳以更广义的健康之名,推进心身平衡。刘向阳目前体重120斤,与大学毕业时相当,各项身体指标均显示正常,不再需要依靠药物控制指标。这时候的刘向阳开始有了新目标——他想与100岁的自己握手。

  刘向阳的平衡“术数”得到了专业人士认可。达拉斯国际医疗健康服务集团首席执行官、医学博士邵新立评价自己与刘向阳先生目标一致:“只有心理平衡、吃得平衡、运动平衡,才能够活得长寿,活得健康。”

  不计成本的探索

  认识到心理能量和反噬力量之巨的刘向阳,把所学所得应用于奥伦达部落的产品上,深耕奥伦达部落的社群文化,视其为“吃动心”的心基础。“在高压的工作状态下,人像机器一样转,内心的生活梦想被压了下去。”刘向阳想把业主的“心”先解放出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全球每4个人中就有1人在其一生中的某个时段产生某种心理疾病。早在2002年,国际心理治疗大会就保守估计:中国大概有1.9亿人在一生中需要接受心理咨询或治疗。有人统计,与情绪有关的疾病达200多种,正应了那句“病由心生”。

  刘向阳在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建立了一座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并执意把“心”置于“身”前。博物馆内设有PNI医学中心,PNI是Psychoneuroimmunology(心理神经免疫学)的缩写,是从脑-思维、心-情绪、身-行为三个模式探讨与免疫功能相互影响的综合领域,也是探索人类心身健康奥秘的前沿学科。它研究了神经系统如何将心理因素转化为影响健康的生理机制。

  ▲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

  这与著名心血管病专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脏中心主任胡大一的探索不谋而合,两人相交数年,都在推广“心身健康”。胡大一针对心血管疾病防治提出了五大处方:药物、运动、营养、心理、行为。“只有把生物医学、运动医学、营养学、心身医学、行为医学有机融合,改变不健康的行为,才能实现对慢病的良好防控,达到人类健康的目的。”

  胡大一认为“心身是互动的”,焦虑与抑郁情绪容易出现胸闷、胸疼、后背疼、心悸气短乏力等与冠心病相似的症状,因此病患首选心内科就诊。随着一系列血压、心电图、CT检查,患者很容易收到“安装支架”的建议。“根本没问清他的症结!”从医三十余年的胡大一痛心至极,“症结很可能是在精神焦虑或抑郁。”

  ▲胡大一在第四届泊爱心身医学高峰论坛上发言

  刘向阳就是个曾被多位医生要求植入支架的冠心病患者,但他不愿接受这样的安排,四处寻找解决之道。直至2018年5月底,刘向阳在美国达拉斯的Cooper Clinic健康诊所找到答案,待他做完心脏有关诊察后,90岁的“有氧运动之父”Cooper告诉他:检查结果OK,不用装支架,健康生活到90岁并不难。——前提是调整生活模式。

  刘向阳闻之动容落泪,愈加坚定“吃动心”对健康促进的重要作用,在奥伦达大健康体系不计成本地投资大健康,搭建出预防医学、精准康复和基础医疗三大核心板块。刘向阳引入台湾超优质医疗资源的家庭医生服务体系、新自然饮食的营养学体系;并购瑞士Sorehsa AG公司,将其旗下MTT(医学训练疗法)业务全线引入中国,落地奥伦达的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

  在该体系下,人们可以完成核磁共振在内的一系列基础检查,也能享有家庭医生的居家照护。2019年,奥伦达推出“三级处方”健康促进模式,人们可以通过在线测试“中医理论下的九种体质”得到关于“吃动心”等方面的一级建议处方;如果需要针对健康问题进行进一步干预,则可以前往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进行完整的深度检测,由此得到多学科给出的二级处方;而三级处方则是在此基础上实现“五师共管”(指家庭医师、中医师、营养师、咨询师、训练师对当事人的共同管理)的整合性连续照护模式。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全科医学学系主任迟春花一直强调社区管理和自我管理的重要性,在听过刘向阳的介绍后,颇受触动:“大家都说管住嘴、迈开腿,其实怎么管、怎么迈,大家都不知道,所以可做的事情太多了。我觉得刘向阳先生倡导的大健康理念得大力推广。”

  ▲迟春花在第四届泊爱心身医学高峰论坛上发言

  2019年,奥伦达在三大核心板块的基础上,将传统文化融入医养体系,率先展开健康促进方面的探索。从台湾知名医院来到奥伦达并负责搭建家庭医生体系的杨钰雯评价刘向阳先生是个有远见的人,因为他致力于把人们对健康的获得推到更前端。家庭医生是奥伦达大健康体系的抓手,被刘向阳视为健康的守门员。

  交叉验证

  最先验证“健康促进”理念的是奥伦达内部。高层管理群率先体验并获取二级和三级处方,开始严守“吃动心”健康生活准则。

  “一个习惯的养成至少需要半年,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坚持了两年。”奥伦达部落执行总裁王华强先生患有重度脂肪肝,病情已跟随自己15年,起初被家庭医生要求跑步时,王华强觉得身体极沉,“不想跑,也跑不动”,全靠毅力支撑。直至半年后,他才感受到跑步竟是一件愉悦的事。

  如今的王华强身体状态与20年前刚毕业时相当,心率平均每分钟60余次,被视为奥伦达跑团的榜样。一个雨雪后的清晨,业主李燕看着湿滑的地面开始犹豫,想借天气犯个懒,结果在朋友圈看到王华强分享的跑步信息,于是坐不住了。“那一次跑得超爽。”她陷入回忆,“那一天非常美好。”

  ▲奥伦达跑团在奥伦达部落SOREHSA康养公园

  李燕退休后长住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已有一年半,充实的生活为她重新定义了“忙碌”——芭蕾、瑜伽、跑步、朗诵、种花,把她的日间辰光全占满了。儿子半开玩笑说,自己见母亲大人也需要提前预约。

  丰富的生活为李燕创造了大量朋友圈素材,但突然某一天,李燕决定不发朋友圈了。“因为拉仇恨。”李燕谈及此笑了,“老领导说我‘动摇军心’;原单位30岁出头的年轻人跟我说,‘姐,(看得)我都想退休了’。”

  健康的饮食习惯、规律的运动健身,为李燕带来显见的变化——70公斤的体重落回57公斤,一年未见的密友惊呼不敢认。更大的改变却是来自内心。在PNI经历了两个月后,李燕内心积压了很多年的东西被挖了出来,原本在谈话中善作观望角色的她,变得热情而主动,“比如我有幸福感、我有喜悦,就愿意分享给周围的人”,李燕终于能够正视自己,这是她极为看重却长久缺失的能力。

  ▲李燕

  “PNI其实在做自己内心的探索,让人们对生活有更多的选择、更多的把控,真实地活出自己。”PNI医学中心主任王春梅是李燕的“心”医师,她通过引导客户觉察自己的心智模式,去打破混沌的惯性,“你知道了,才可以去改变。”

  王春梅认为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只有内心接受后,才能把外在资源真正用于健康促进。所以在李燕的三级处方中,心身很难分开——尽管李燕当时并不在意心理层面的处方,但事实证明,整合式的吃动心改变了她的生命状态。

  ▲王春梅

  被交叉验证有效的“吃动心”大健康理论和孕育该理论的奥伦达,聚焦了外界的目光。

  “我发现越研究奥伦达越有味道,值得我们学习。”李虎是北京同仁堂粹和养老的战略拓展部总监,专注医养领域多年,见过众多机构,但奥伦达是真正把医养做起来的。“大家理念相近,并且互相认可,包括对健康的认识和健康生活方式的管理。”

  同仁堂自2015年进入医养产业算起,已有五个年头,2017年同仁堂“粹和康养”品牌的成立,意味着同仁堂健康养老全国战略的全面实施。同样在做“大健康”的李虎深知“奥伦达能做到这个程度有多难”,更让他意外的是奥伦达员工对于医养服务的理解和执行力,他很服气。

  相近的理念、共同的愿景、过硬的实力、互补的业务空间,最终促成了奥伦达与同仁堂的合作。同仁堂粹和康养生活馆将在奥伦达落成,满足健康促进新需求。

  2019年,刘向阳又要了结一桩心事。

  他一直记挂的心脏支架过度治疗问题或许有解法了。胡大一教授在第四届泊爱心身医学国际高峰论坛上对媒体表示,支架本身是好技术,但必须要明确掌握适应症。“支架不可能预防心肌梗死。”但事实上国内心脏介入手术数量在11年内增长20倍,患者装有七八个支架的情况并不是个例,这让胡大一觉得荒唐。对于病情稳定的患者,通过合理用药、运动康复、平衡营养、精神心理、睡眠等处方管理,可以不采用介入治疗。

  德国在20年前就研究心脏支架过度治疗的问题。Sorehsa AG的CEO Antoni Mora正在利用德国医生资源破解僵局,把冠心病诊疗中心落在奥伦达心身健康(医学)博物馆。

  ▲Antoni Mora与刘向阳一见如故,很快发现彼此想法相近。这个每天要做200个俯卧撑的人,在刘向阳的影响下,也练起了太极。

  患者在奥伦达的专业设备上做完检查后,结果会被发送至德国医生面前,然后通过患者、奥伦达、德国专家三方会诊的方式,最终得出是否需要安放支架的结论。奥伦达希望采用预防以及保守治疗的方式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非得采用支架造成的风险,并把这种风险最小化。

  Antoni Mora称赞积极促成此事的刘向阳是个“非常好的企业家、领袖”,并能感受到他的远见卓识。

  健康可“传染”

  受刘向阳的影响,来中国两年的Antoni Mora很早就练起了太极,再加上日常运动,他目前的体重与18岁时一样。

  每当有人问Antoni Mora是做什么工作的,他都会略带神秘地告诉对方同一个答案:“我的工作是让大家动起来……”

  在奥伦达的大健康体系中,像Antoni Mora和李燕这样的人被称为HTO(Health Tribe Organizer)健康促进者。刘向阳希望搭建一个健康促进生态系统,上面有各种类型的HTO,让每个人都来促进健康。这与国家大力倡导的“每个人是自己健康第一责任人”理念完全吻合。

  刘向阳埋头在这条路上走了十余年,专注而有滋有味,却很少关注其他人怎么做大健康、怎么做医养。和其他医养品牌最大的不同是,奥伦达的每一条健康理念都是被刘向阳亲自验证过的,“我并不是告诉你这个事有用,而是因为我经历过,它就是有用。”任何凭空质疑者的说辞都无法入耳,“你没试过怎么会知道呢?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经历。”

  刘向阳一心想为人们带来健康的可能性,直到2019年10月19日打坐冥思时,他突然想通一件事:钱是身外之物,取于社会,也应在生命结束前回馈社会,唯有于此才能彻底解脱。

  实现更广范围的健康传承比财富传承更有意义。刘向阳认为,健康是可以“传染”的。

  奥伦达部落心身健康事业部副总裁薛青在首届全科医学与健康促进大会上发言称,奥伦达部落拥有自己的HTO培训机制,同时向全社会招募与培训HTO,使更多人有能力照顾到身边人的健康。全民HTO化是奥伦达部落的目标,帮助每个家庭实现初级健康管理,做到疾病预防和健康促进。

  2018年,曾有挪威医学专家在了解奥伦达后,多次对刘向阳发出邀请,请他把奥伦达部落复制到挪威,在当地小镇传播吃动心的健康理念。

  国际专家的评论纷至沓来。“经多国联合研究,高血压可以通过科学运动,健康饮食,平衡的心态等健康生活方式降压,收舒压降低8-6mm,就会造福亿万高血压患者,美国已经开始实践这项研究,奥伦达部落在健康促进方面可以起到样板和引领作用,值得推广,因为世界需要知道奥伦达。”来自美国宾大佩尔曼医学院的医学终身教授、前美国内科学院主席杰克-恩迪在第四届泊爱心身医学高峰论坛上表示。他给刘向阳“布置”了个任务:让更多人知道奥伦达式的健康生活方式。

  ▲杰克-恩迪在第四届泊爱心身医学高峰论坛上发言

  因为这份难能可贵的肯定与理解,刘向阳现场红了眼眶,朗声应承下来:“一定不遗余力。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杰克-恩迪可能不知道,刘向阳本就是奥伦达的首位健康促进者。

  缘起初心,自有术数。奥伦达的健康基因来自刘向阳,而刘向阳的大健康构想缘于他二十多年的求索与影响。正如HTO的定义所描述的那样:健康促进者是用生命来影响生命,真正活出健康的理念,去影响和带动身边的更多人获得健康的生活方式。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