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赣邦 | 美术宝甘凌:不惑之年的创业心经

甘凌,江西省宜春地区奉新县人。现任美术宝创始人兼CEO,2004年-2012年,历任TOM和新浪移动产品总监,对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有全周期的深入理解。2009年开始创办了5...

  甘凌,江西省宜春地区奉新县人。现任美术宝创始人兼CEO,2004年-2012年,历任TOM和新浪移动产品总监,对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有全周期的深入理解。2009年开始创办了51美术网及两个线下美术学校,从此进入美术教育行业,立志把科技带入美术行业,培养和成就艺术才华。目前是国内最大的线上美术教育平台,主要产品有美术宝、微校(智慧校园)和美术宝1对1。

  近日美术宝完成了C1轮4000万美金的融资,本轮由腾讯领投,蓝驰创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华联长山兴投资、创致投资跟投,高鹄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据创始人甘凌介绍,此轮融资主要用于师资教学、教研内容、技术升级以及团队管理。

  艳阳高照,大风可以吹走人的周日下午。

  实赣邦和甘凌相约在美术宝北京总部,很奇怪美术宝的这天和日常工作日一样,两层楼的办公区域坐的满满当当,前台把记者带到二楼甘凌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外面就是产品和技术团队,也是座无虚席。

  第一次和甘凌见面,他给实赣邦记者的第一印象是成熟稳重,这份成熟源自于他大学期间就热衷的社团活动和创业实践。回忆起大学时代组建的乐队获得北京市高校第一名时,一丝自豪从他上翘的嘴角流露。而大学毕业后在西单开的珠宝店被经销商骗了六万元货款时,又露出了一丝久远的感伤,毕竟在那时这是一笔“巨款”,而他在北京服装学院读书时的毕业论文就是特许加盟连锁研究。

  虽然大学三年级时就开始自创了一个珠宝品牌,再到毕业后的这次失败尝试,甘凌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需要到大公司去接受锻炼。2004年甘凌入职Tom,做移动端的WAP产品,2007年转战新浪,深入参与了新浪微博早期的产品设计。在大公司沉淀的同时他也一直没有停止创业的尝试,大学期间自创的珠宝品牌,后来也尝试2B做线上分销模式的中国珠宝在线0086buy.com,终因没有资本助力而关张。2009年,一个偶然被朋友叫去帮忙的机会,让他一脚踏进了美术教育行业,直到今天成立了以美术宝教育平台社区为起点的艺旗科技集团。

  回顾北漂之路,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做企业,在临近不惑之年时,他领悟到了事业和生活的真谛,那就是“利他/无我”。现在,他依然忙碌,为了能尽早在美国资本市场IPO,能够有更好的条件回报家乡。他微笑着告诉实赣邦,现在已经接近了他理想中的生活状态。

  以下是实赣邦记者与甘凌的对话实录:

  实赣邦:请介绍一下美术宝和你们的主营业务。

  甘凌:美术宝成立于2014年10月份,当时定位就是做一个在线美术学习社区,学生可以把绘画作品拍照上传,老师可以在线上用语音做点评。上线1个月APP用户就突破10万人,美术宝上线两个月后就拿到蓝驰创投和顺为资本的460万美金A轮投资,2015年、2016年、2018年完成了四轮融资,累计2.5亿元人民币。目前美术宝APP是国内优质的美术教育社区、社区累计用户有700多万,现在月活在300万左右。

  美术宝在2017年开始启动了2B端的商业化变现产品私有教育云平台——微校,帮助平台上的几千家培训机构解决咨询、招生、管理、财务等核心环节的问题,是教育行业垂直赛道里率先普及用ipad进行教学的模式。全国接近10万学员在各地的美术学校用智慧校园系统进行学习和生活管理。2017年我们的营业收入就超过6000多万,公司开始盈利。但是2B的业务毕竟天花板比较明显,如何探索更大的市场,找到公司的第二条增长曲线?

  2018年初美术宝开始全面2C,冷启动了4-12岁的少儿美术在线1对1项目。研发出了业界首创的美术教育互动课堂,拥有独立的专利和软著,包括图像矫正算法、实时高清编解码技术等。从2018年4月12日正式上线到去年12月,美术宝仅用8个月的时间,月收入就从0做到2000多万,现在每个月的月营收4千万,而且还在线性增长。

  以美术教育平台社区美术宝APP为起点,美术宝1对1在线真人教学平台和私有教育云平台微校构成了目前美术宝集团母公司艺旗科技的主营业务。

  实赣邦:现在公司多大的规模?

  甘凌:目前公司估值超过2亿美金,员工数量大概是1100人,北京是总部,集合了产品技术和行政人事管理等职能,杭州和武汉两个销售分部。国内顶级美元机构的C1轮4000万美元的融资刚刚发布,是艺术教育赛道最大的一笔融资。

  实赣邦:你是怎么看待美术教育这个行业发展的,尤其是在线的美术教育?

  甘凌:首先,美术绘画是人类最底层的语言,文字也是源于绘画,很多小朋友在文字表达和语言表达还不是很充分的时候,其实比较喜欢选择用画笔来表达,所以美术宝希望通过一对一的教育去帮助孩子们掌握好这门语言,去了解世界。

  其次,中国家长的教育意识都在觉醒,当然也是国家文化教育建设的觉醒,现在中考高都有美术和音乐的测试,叫艺术素质测评。目前美术宝1对1有4万多名学生,包括海外30多个国家的华裔家庭。

  从官方数据看,全国每年大概有500多万少儿参加美术考级,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学美术都是去参加考级,渗透率差不多十分之一,所以每年有5、6千万的孩子在学习绘画,而对美术宝平台上的家长做调研发现,有60%以上的都是存量市场之外的家庭选择了美术宝1对1。所以美术宝团队认为,只要能通过互联网技术解决传统儿童美术教育的难点,美术教育这个市场是没有天花板的,现在和未来,中国的孩子都应该有几年的美术教育经历,不然以后连颜色冷暖,基本的美学基础都没有,竞争力就差了。

  对于美术宝来说,企业的愿景和使命是培养和成就艺术才华。美术教育是可以帮助家长培养孩子的,比如说孩子的自信、阳光、坚持,甚至孝顺,孔融让梨的故事用绘画来表达就强于文字和死记硬背。很多家长都不相信,平时很调皮的孩子能够在老师合理的引导下坚持一个小时的在线美术课,还有一些有自闭或者说很内向的孩子,他在课堂上和老师的交流非常快乐,绘画鼓励了他去勇敢表达。

  美术或者说美育和其他艺术一样是有逻辑的,色彩调适情绪,构图丰富想象力,美术也是国际化的语言,他可以提高人的涵养,增加国际化的视野。所以美术宝不仅仅是少儿美术在线一对一,还有12-18岁的课程,专业类学科类的美术教育,我们要做行业生态的践行者。

  实赣邦:美术宝前后经历了四轮融资,每个阶段你都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甘凌:A轮融资还是比较顺利的,因为我个人还算是行业内比较复合型的,即懂美术,又做过线下的培训机构。B轮就比较惨了,2015年下半年,那时候股灾,美元基金基本上就不投了,那个时候变现还不清晰没有收入,公司都快要挂了,所以拆了美元结构,融了人民币,B2轮也是人民币。庆幸的是投资人普遍有文艺情怀,而且投资方判断美术教育的需求还是普遍存在的,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家庭对孩子的培养越来越重视,而且美术宝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在业界的水准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就熬过来了,2017年2B,2018年全面2C之后,美术宝厚积薄发成为行业领头羊了,并且美术宝的产品研发能力在教育行业还是顶尖的。

  实赣邦:美术宝走到今天,经历过的最大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甘凌:早期主要是对于商业模式的困惑,就是有用户,但是不知道怎么变现,这件事情是很痛苦的。考虑过2C,但是那个时候互联网环境和家长意识还不到位,2C没戏就2B,2B又有天花板,那个时候做高考美术机构,全国也就三四千家,少儿培训机构虽然很多,但线下的少儿培训机构也不怎么赚钱,所以线上社区平台服务也收不到他们多少钱。

  所以,对于社区的商业价值很困惑,加上融不到钱,公司快没钱了,员工还不少,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找投资人,每天都要见三四家投资机构,说一样的话。有一个定律,你只要出去聊,人家乐意跟你聊,总会有喜欢你的人,就这样熬了过来。

  实赣邦: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和挑战又是什么?

  甘凌:其实未来的挑战就是一个管理课题,有没有能力去管理那么多的老师和员工,因为美术宝现在线上就有四五千个老师,怎么样让他们提高师企业认同感和社会责任感,每次上课都把饱满的精神提供给学员。未来可能会有十万二十万的在线老师,这就是管理的挑战,精细化管理的挑战,有一万个细节等着去解决,所以美术宝也在不断的吸引更牛的管理和运营人才加盟。

  实赣邦:你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理想中的生活状态又是什么样的呢?

  甘凌:如果说创业公司员工都是996的工作状态的话,那我是007,如果干过线下培训机构你知道,大家是没有节假日和休息日的,所以我很少有机会晒到下午两三点钟的太阳,基本上很少有在家呆上过一天的。理想中的生活状态可能就是现在吧,以前对未来是没有希望的,看不到未来,所以要早出晚归,现在通过数据模型,可以知道企业什么时候能走到什么高度,所以现在我有时候可以睡到9点,也能抽半天的时间陪陪家人和孩子,在家自己做饭是业余最大的爱好。

  实赣邦:对家乡的记忆,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甘凌:老师和同学吧。这两天我把74岁高龄的高中班主任老师接到北京来转转,还有初中的化学老师。我在老家属于“伤仲永”,小时候很优秀,高中就飘掉了,我们是唯一的一届少年班,很惭愧,没有给老师长过脸,有一定条件之后就想着去回报老师,所以这些天和老师和很多同学见面聚会,喝酒叙旧。以后公司有机会去纽约敲钟了,一定要回报母校。

  实赣邦:对于家乡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甘凌:首先要学习先进省市的吏治管理经验,一把手要有常年扎根的意愿,而不是做过路官员。江西老表都很聪明,愿意当老二擅长做师爷,所以一把手就非常重要了。第二,就是政府要有真正服务企业的心态和行动。杭州市政府的吏治体系就是服务于企业的,阿里巴巴体系里最有权力的管理人员都自称店小二,所以杭州市政府的领导干部也是这样的姿态。家乡各级政府领导干部如果不转变思想还是高高在上,什么治理架构都没有用。

  美术宝在2017年开展2B业务的时候在杭州开分公司,也是招商引资过去的项目,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收入,但是各级政府部门把美术宝当阿里网易一样对待。杭州市政府所有官员每周有两次必须下到企业去调研,而且不在企业吃饭,到企业就是开会调研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把银行、工商税务、公安消防这些平时很难见到的有关部门一把手带到企业现场办公。一把手就是服务的心态,时常告诫下属纳税企业是衣食父母。

  另外一个就是家乡的营商环境和对外形象要打造好,把口碑做好筑巢引凤。美术宝的武汉分公司就是听行业人说那边政府有很好的政策,落户了很多教育公司,所以也过去了。

  说具体一点,江西有几个事是可以干好的,第一个就是旅游。现在是移动互联新媒体时代,很多景点是可以很容易就传播开的,你像湖南的凤凰那么个小地方连交通都不方便,不就是河边的一个小镇吗?就那么点东西,中央美院的教授一策划,把张艺谋的印象系列引进过去,全国炒一炒就火起来了。还有现在很火的乌镇,像这样的地方,江西有的是,有山有水有故事,不是说要政府去评一个什么国家级旅游景区,而是要动脑筋打造成全国人民心里是一个必去的地方,好好策划一下,哪怕是多找些剧组去家乡拍,聚焦某个景区,新媒体去大力传播,这个是举江西之力就可以办成的事。

  还有就是钨矿、稀土、硅灰石资源等,都是全球产量最高的,都是战略级资源,未来世界底层的原材料,芯片、电动车都需要这些资源,要好好经营。

  新赣线 | 实赣邦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