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打老师,打的仅仅是老师的脸吗?医闹入刑了,校闹谁来管?

公众号:童心一蝶作者:一蝶01连日来,被几则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消息一六一节前,在江都区实验小学门口,有家长拉横幅,横幅上写着“老师多次辱骂、殴打学生!天理难容!”然而,事实...

公众号:童心一蝶

作者:一蝶

01

连日来,被几则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

消息一

六一节前,在江都区实验小学门口,有家长拉横幅,横幅上写着“老师多次辱骂、殴打学生!天理难容!”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

这小孩顽劣不堪,曾在考试时把试卷扔掉,监考老师用一张试卷在他头上轻敲一下,家长就不依不挠,向老师勒索数万元。这回是严重影响骚扰其他同学,被老师说一句“你学就学不学就走”,他就把办公室踹开,把两个班的本子全撒在地上并洒上牛奶和副餐,而后回家,家长就如此恶人先告状。意在勒索。

消息二

四川省乐至县某中学高三(14)班班主任杜老师,因在校期间教育上课多次玩手机、迟到和影响班级的学生,6月8日高考结束当晚,遭该学生家长约出,以为是家长致谢,没想到惨遭毒打入院——

消息三

6月11日上午11时28分,安徽蚌埠五河小学一年级某班家长王某在微信群里询问张老师是否发放了语文试卷,中午1时57分,没有等到老师回复的王某,连续几句破口大骂。没多久,王某来到学校办公室,一巴掌把老师的脸打肿了。

微信群的家长见证了事情的经过——

稍感安慰的是,这次,更多的家长为张老师发声抱不平。

因为侮辱和殴打他人,王某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

而老师所在的校方态度,就令人呵呵了。

一件件辱师事件,触目惊心,看得后背冷汗涔涔。

我为你儿殚精竭虑,

你让儿师头破血流。

心痛、愤怒!

02

这个世界,最不应该被苛责的是老师,最不应该被娇惯纵容的是熊孩子,而熊孩子,往往来自由熊大人当家的“熊窝”。

在教育的才能方面,老师是经历了教资考编考岗的,但为人父母却连门槛都没有。在这没有门槛的背后,有多少人渣自己不会管孩子,又对帮忙管孩子的老师指手划脚、甚至相加以拳脚?!

古玉不琢,不成器。然雕饰之材虽有,璞玉却更多,雕琢的过程虽苦,成器之后却能熠熠生辉。往今来,熊孩子每个时代都有,把熊孩子管理教育成精英的老师也大有人在。天北宋丞相丁谓衣锦还乡时特地看望授业先生,称自己“小年狭劣,荷先生教诲,痛加梗楚,使某得成立者,皆先生之赐也。”前北大校长蒋梦麟人到中年,也认为传统教与学的组织方式“已足以应付当时的实际需要”。

让老师管孩子,才是对孩子最大的负责和保护。

然而,熊孩子还是熊孩子,许多家长却不再是以往的家长。

老师的处境也早已从“天地君亲师”的尊荣,变成现在的“受气包”状态:教育过程中出现障碍时,一旦出现没素质的家长护犊子怼老师,教育部门怕舆论也还是怼老师。

受两面夹击的老师,委屈且孤独。

老师的血凉了,教育的薪火,如何能温情传承、熊熊燃烧?

03

不得不承认,如今老师,已沦为一个弱势群体。

出了事,各方苛责,“挡高铁的女人”明明是个人行为,也因为是教师的身份,引起一波媒体狂欢狂喷整个教师行业;学生顽劣不堪,管教时出现了肢体触碰,全民声讨;四名高中生在课堂上喝酒打牌,不敢管了,又被扣上“教不严,师之惰”的帽子……

2018年1月,广东连州某小学班主任张老师被无良家长设局陷害,点开某家长88.88元红包后立马回赠了90.00元微信红包给该家长,但该家长故意不领,立刻截屏老师点开的红包页面,以收受贿赂的“罪名”将该老师告上教育局,最终张老师被通报批评并处分。瞎子都看得出是家长的居心叵测,背后的主管部门竟仍然采取“保守自省”的态度,息事宁人。

当教师都奉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何谈教育?

仍是1月份,朝阳市一个老师打了学生一戒尺,家长抱着《未成年人保护法》来进行勒索,在教育主管部门的调停下,老师赔了三万元了事。那三万元是什么?是老师近一年的工资收入!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老师每天讲课讲得声嘶力竭,作业改得头昏眼花,还要各种操心焦虑,血汗钱就这样被一戒尺抽到了家长的口袋里?

如今,家长的巴掌招呼到老师脸上了,施暴的家长就拘留了10天?

且从事件中只看到了警察叔叔的态度,教育主管部门的态度呢?政府部门的态度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这家长渣到这个程度,素质积淀可见一斑。

老师一戒尺打在学生手心,打掉大半年收入;

这家长一巴掌打在老师脸上,该如何才能让施暴者牢记教训,以警效尤?

仅仅拘留几天,附几句虚情假意的道歉,就能让这种人渣吃到教训,从此洗心革面?

我们这是善良,还是软弱?

家长这一巴掌,打的是什么?

打的仅仅是老师的脸吗?

不!——

还有几千年来尊师重道的传统!

还有教育部门克己忍让的宽容!

还有无数教师对事业的一腔热忱,

却被打出兔死狗烹的惊恐!

别忘了,紧跟着“欺师”的,是“灭祖”!

对于安徽这次辱师事件,绝不能只让这只恶霸家长道歉了事,必须让他付出让他付出足以长教训的代价,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委屈惊恐的受害老师,在法律为她伸张正义的同时,还应得到一笔精神抚慰费用,虽然这费用弥补不了失去的脸面、难以修补精神上的裂痕,但多少也是相关部门的对受害老师持关怀态度最实在的表示之一。这费用,应由恶霸家长出大头——让他也把一年半载的工作收入掏出来,用实际行为来表达歉意,然后再去局子里反思几天,想必以后就长记性了。

如此,也才能让那些随便欺负老师的人们看看:老师并不是任人宰割,任人欺侮的羔羊!我们也是有人疼爱有人关怀的娃。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亮相2018年两会“部长通道”时,当着一众记者,陈宝生部长的一句“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温暖了多少正在冷却的老师的心。

可是,更多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态度却导致“教师成为人人可以踩一脚的职业”。

看着层出不穷的辱师甚至弑师事件,不禁想:

如今 “医闹”都入刑了,

那么“校闹”呢?谁来管?

作者:一蝶:一枚外显逗逼无厘头,内心正而友好的小学老师,最喜欢旅游和海侃,喜欢一切温情的人与故事。公众号:童心一蝶(ftongxin)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