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阳光问廉追责,不能止于“表态发言”

12月7日晚,第五期宜宾市全媒体直播节目《阳光问廉》节目围绕“聚焦干部作风 护航脱贫攻坚”主题进行问廉追责。直播现场播放了《“移花接木”的产业道》、《扶贫资金扶了谁?》两个短片,聚焦江安县大妙乡、宜宾县合什镇在脱贫攻坚中存在的干部作风问题。

有关区县、部门、乡镇的负责人走进直播现场,就脱贫攻坚中暴露出的干部作风问题接受了质询,并对接下来的整改工作进行了表态发言。

弄虚作假:损了谁?又肥了谁?

■ 秦 剑

问题曝光,直击矛盾,麻辣质问,让问廉对象红脸出汗、如坐针毡。

今年8月份《阳光问廉》(第四期)曾就基层“微权力”、整治“微腐败”通过《兴文大坝苗族乡:森林生态补偿金进了谁的口袋?》、《临港白沙湾街道:建坟圈坟乱象何时休?、《江安县蟠龙乡:被“提成”的危房改造补助金》三部暗访短片曝光了宜宾部分基层部门滥用“微权力”、侵害群众利益等方面的典型问题。

这两期“阳光问廉”节目暴露出农村基层“微腐败”的冰山一角,通过弄虚作假将材料层层上报,而审批环节只看材料,不辨真假,监管形同虚设,以至弄虚作假行为一路“绿灯”,被曝光的问题漏洞百出,戏剧般的情节让人觉得滑稽可笑。

每次问廉节目中,被问廉对象都会主动承认工作中存在“失误”,相关领导也会总结性“表态发言”,事后坚决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厉查处。

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看似问题得到“圆满”解决,清除了侵害群众利益的害群之马。但笔者认为力度还不够,还应该让所有公职人员明白,他们不但不能做违纪行为的“帮凶”,还应该在违纪行为发生的第一时间就予以制止,以避免出现更大的损失,闹出更大的笑话。

作假者固然要受到严处,所有问题环节也需要重新调查,直接参与作假的政府工作人员应当受到清理,为蒙混过关过程设下人为操控后门的人应当得到追究,整个政策落实、各级审批机制需要重新设计。

比如此次《“移花接木”的产业道》、《扶贫资金扶了谁?》两个简短的节目中,江安县大妙乡基层村干部偷梁换柱进行造假与宜宾县合什镇在脱贫攻坚中存在上报材料混乱如出一辙,前后环节自相矛盾,政策制度形同虚设,居然也能堂而皇之通过层层审批,让作假者顺利套取国家政策带来的“资金实惠”。

这是当地政府信用的尴尬时刻,也是当地政府与民众信任的危机时刻。如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许能够惩戒部分当事人,让“丑闻”逐渐降温,但不足以挽回当地政府部门在民众心中的形象。

涉及政策落实是否到位,各级政府部门是直接主体,干部作风不实,审批只看材料,不走现场,“扶贫”失准,直接导致地方政府信用的差评。

要知道,虚假现象之可怕,更在于它能引起人们对弄虚作假行为的麻痹症甚至羡慕、效仿、攀比症,大至政府部门,小至村镇、居民小组,都可能染上并上瘾成风、相沿成习。因为“作假”成本低,获益高,长此以往,给虚假现象以空间和“动力”,无形之中将助长了“近水楼台”投机趋利之风。

每一期“阳光问廉”都直面顽疾,拷问政府公信力。是是非模糊,还是是非明确?是容忍秽恶,还是追求清明?是承担责任,还是敷衍塞责?是无视信用,还是立诚立信……政府无时不在考验之中,无时不在检验之中。

台上被问哑口无言,令人尴尬,彻查才有望避免类似的丑闻。处理丑闻的方式,仍然是天下众目所瞩,人们也能读出其中的意味,是息事宁人,还是恢复正义;是得过且过,还是一查到底?

除了严惩当事人,还应该举一反三,摈弃慵懒麻木“只看材料就签字”的作风,形成问责倒逼机制,对各环节审批和监督形成高压态势,才能堵住漏洞、根治沉疴。

“苍蝇”的危害不可小觑

■ 雪 霏

在反腐败斗争中,“打虎拍蝇”已成为一种社会共识。打“老虎”大快人心,因为“老虎”相对“稀缺”,落马之前都是位高权重的重要领导干部,到哪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所以给人印象深刻。

而“苍蝇”则不同,被“拍打”之前大多是小官小职,更多的是手握“微权力”的农村村组干部,危害“有限”,“拍苍蝇”比“打老虎”要容易的多,加上“苍蝇”的影响力难以与“老虎”相提并论,所以人们忽视了“苍蝇”造成的危害。

“苍蝇”虽小,但繁殖快、数量庞大,要彻底消灭实属不易,而且,人们还低估了“苍蝇”危害的严重性。论胃口,一只“苍蝇”显然不及“老虎”,但贪婪绝不逊色。但凡烟酒财物,来者不拒;吃拿卡要,一应俱全。

今年以来,宜宾各区县处理一批侵害群众利益的“苍蝇”,翠屏区思坡镇邓银村党支部原书记徐某、南溪区罗龙街道谢坝村党支部原书记颜某、村委会原副主任刘某等人在危房改造工作中优亲厚友,收取好处费或辛苦费;高县胜天镇迎祥村文书黄某(非残疾人)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开具“贫困残疾户”危房改造补助资料虚假证明,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

珙县洛表镇合作村党支部原书记余某套取危房改造补助款以及筠连县沐爱镇金鱼村党支部原书记万某、原会计蒋某套取扶贫资金问题。此外,还有临港区、屏山县、兴文县、江安县等部分乡镇农村也曝光了个别村干部违纪违法行为。

可见,“苍蝇”无所顾忌,覆盖面极广,围绕群众切身利益紧盯不散,时而明火执杖、时而暗渡陈仓,让群众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其实,类似的遭遇不只是发生在宜宾,放眼全省、乃至全国,如果把“苍蝇”们肚子里的油水加在一起,危害肯定会大大超过一只“老虎”。

况且,“老虎”一般离普通群众远,群众对其了解大多来自媒体报道或者各种“小道消息”,比不上对“苍蝇”所作所为那般感同身受。就像第五期《阳光问廉》节目短片《扶贫资金扶了谁?》中,该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的父亲“谋福利”,理由是“不那样做,老人家会不高兴……”引发直播现场观众一片哗然。

为何“苍蝇”总是难以灭绝?一方面是国家在农村脱贫发展过程中投入的资金多,农村自然成了一个大蛋糕,蛋糕大了容易招苍蝇,且这块蛋糕在没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是很容易被苍蝇危害啃噬。那些危害群众的“苍蝇”伺机而动,被农村这块“蛋糕”所吸引,然而没有一个健全的制度去规范惠农扶贫资金的使用,那么就很容易被小官小职的人利用各种手段变为己有。

另一方面“苍蝇”虽说劣迹斑斑,但具体到一个案件上,却算不上什么“大罪过”,查办不易,处理也难,故而有恃无恐,而群众监督却顾虑重重。检举一只“老虎”,一经查实,或双开、或坐牢,“一棍子打死,再无后顾之忧。”而检举一只“苍蝇”,就算查实,落个“警告”“记大过”处分什么的,他还是他,可检举者却可能有说不完、吃不尽的苦头,甚至从此生活中就会存在永久性“内伤”。

“苍蝇”小而多,虽说成不了“老虎”,但危害千万不能小觑。惩治这类“微权力”腐败,要用严厉的手段,杀一儆百,让他们明白国家的用苦良心和农村发展的重要性,让这些“苍蝇”从此折翅,这辈子也别想再折腾。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