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越南骑摩托车被警察拦下了怎么办?记我在越南向交警行贿的经过

在越南的城镇,站在街旁,感受最深的就是身旁飞驰而过的一辆辆摩托车。一个8000万人口的国家,竟有600多万辆摩托驰骋在城镇乡间,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几十万辆的速度增长,不能不...

在越南的城镇,站在街旁,感受最深的就是身旁飞驰而过的一辆辆摩托车。一个8000万人口的国家,竟有600多万辆摩托驰骋在城镇乡间,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几十万辆的速度增长,不能不让人惊叹。

越南首都胡志明市的街头巷尾,摩托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每遇红灯,能齐刷刷排出去百十辆。连路边的路牙,都为了方便摩托车随时借道而砌成斜坡状。大街小巷,当绿灯通行之时,百舸争流、全力加速,一副公路赛的气势,吓得外国游客不住躲避。然而,大家的担心是多余的,越南人骑驾摩托车的技术实在太过高超,不管是一个人还是载着其他人,他们都能自如摆动身躯,在车流中急转急停,像极了足球场上奔跑的梅西。

但这些都不是我今天要讲的重点。我想讲的是我在越南看到的——向交警行贿。

那么在讲故事之前,要简单地说说越南的交警是怎么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按照法律,你闯了红灯,跑错了道等等,交警抓到了应该是抄牌,开单子,然后到规定的地方缴费。但是越南的交警往往拦下你之后吓唬你,他们会扣下你的摩托车,让你第二天去派出所交了罚款再把车开走。摩托车和越南人生活的紧密联系,上下班、和朋友会面这些日常生活,离开摩托车可谓寸步难行。交警又喜欢在大家赶时间的时候出来守株待兔,所以大家一般都会选择破财了事。

大家一定很好奇这种情况怎么能花钱脱身呢?

01

越南的公共交通非常差,道路修得也远不比我天朝上档次。所有的汽车、摩托车、自行车,以及公交车全都在一条道上跑。在有限的路面上,大家见缝插针。那种动不动成百近千辆摩托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绿灯一亮,所有的摩托车在轰鸣中密密麻麻地向前冲。在第一郡的游客聚集区,经常会看到有些西方的游客站在斑马线旁边,对着人流车流拍照录像,一边摄像一边念叨:“Oh my god, it’s soooo crazy!(我的天啊,这太疯狂了。)”。每次场面稍微大一点儿,我就会自觉地把自己想象成蝗灾里的一只蝗虫。

刚刚开始到西贡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中国人在越南,好歹也算名副其实的“老外”,越南交警应该会对我们宽大处理的。现在想想,真是to young to simple.

有一天,被交警拦下。老远看到穿着屎黄色制服的交警挥动着类似运动会时用来接力赛跑的木棍,示意让我停到路边。我相信每一个被拦下人在那一刻都和我感同身受,视觉上像看到了一坨会动的屎,心情上像不小心踩到了一坨屎。

拦下的原因是占道行驶。具体来讲,越南交通也是靠右行驶,有些比较宽的马路划成了两道,左边是汽车道,外侧是摩托车道。在车辆稀少的时候,我每哄一次油门超俩车,超着超着发现没对啊,怎么被我超的车都靠边儿了。越南的交警都贼得不行,他们不会醒目地站在汽车道上,没看到违规的车辆之前就躲在路边。这样摩托车道的视线被前面的车辆挡到,只要你的摩托车轮子一出外车道,他们窜到汽车道上,摇着那根棍子喊停。

我内心无比紧张,但又假装不懂规则。他对着我一顿越南语,我就用英语装蒜问为什么。他的态度有点儿恶劣,解释不清楚就急着要把我从车上拉下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扣车,我就使劲地把车头从他手里扭回来。谁知他居然用手中的木棍在我左边的大腿上敲了一下,其实也没多疼,只是觉得这种赤裸裸地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我心里还真没有预期。我就更加愤怒地指着大腿喊你他妈的凭什么打我。另外一个警察看事态发展的有点儿严重,我违规是罚点儿钱的事儿,他打人是丢工作的事情。挥挥手就让我走了。

后来越南朋友听我聊起这事儿时都替我觉得后怕,被警察雇人拖到巷子里揍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我也在反省这件事儿,我当时不服是侥幸心理在作怪。罚点儿钱是小事,硬碰硬最后伤了自己就划不来了。警察属于暴力机构,他们用暴力解决问题应该是预料中的事,在别人的地盘上还这么嚣张,我就是一个字,作。

02

经过那一次跟交警的正面冲突之后,我开车就乖了很多。

一个周末的星期六,我要去14公里远的第二郡。那天早上起床晚了点儿,所以骑摩托车就有点儿像在游戏里面,左右穿插地超车。路上会钻过一个跨河的隧道。我常常试着憋一口气从隧道这头,骑到另一头,因为下面的空气实在是太差了。今天我刚从隧道里窜出来,驶入光明不久,就被坡上面的交警拦了下来。

旁边还有好几个越南人被拦了下来。七个交警里五个在和违章者交涉。被拦下的时间不一样,所以交涉的进度也不太一样。有些人已经把钱递给了交警,有些人还在掏钱包。动作毫不掩饰,想必此处是没有摄像头的。

让我郁闷的是,跟我交涉的那个交警,居然能说一些关键的英语单词。还拿着笔在纸上跟我画:“40—50”,然后指指我的仪表盘,再指指我,又在纸上画了个“70”。越南交警沟通能力好强啊,为了你这么努力地学习业务英语,我就节约点儿时间付钱吧。

但我不会像前几次那样,他要多少我就给多少了。因为我打听到了市场价,据说还可以砍价。付过几次50万越南盾(约150块)被我的越南朋友笑话后,我心里有了市场价20万越盾(约60块)的标准。谁知我询问价格之后,交警在纸上画了个70万。

我顿时意识到今天遇到黑心的了,为了坚持市场价,我坚守20万。他摇摇头,但微笑着。我就觉得有协商的空间。

20万两次!

20万三次!

这个交警开始耐心地跟我解释为什么不能降价。他用他那刚好能被听懂的英语数着:“丸,吐,tree,佛,fai,谁死”,然后指指他自己,“塞文!” 再摆摆手说“Not enough(不够)”。妈的我又很容易就听懂了。

坚持就是胜利,20万四次!

这时警察叔叔大方地在纸上写了个30万。

成交!

我在去学生家的路上心里琢磨着:听说过越南交警们组队“竞标”,承包热门违章区域,然后拼命地抓人,收回成本,谋取利润。今天接触到交警这么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地跟我谈价钱。我回想着他跟我说你这20万不够我们七个人分的。我觉得也是,如果是路上遇到黑帮的打劫,60块人民币想打发7个土匪,实在是有点儿像打发要饭的了。

相比有些交警佯装着跟你谈交规,义正辞严地说要把你的车子拖到派出所。等我一张口问能付你钱吗?他就绷着内心的喜悦在纸上给我写价钱。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能接受这种真小人。 我们曾哥常说,“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03

那次参加完一个西贡的中国朋友的聚会,我从第二郡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路上车很少,所以开的比较放松。我顺着西贡河边的沿河路,绕过那个竖着陈兴道雕像的转盘。刚刚右转过去,发现俩交警从树后面窜出来,手里拿着接力棒。心想,又中埋伏了,我忘记打右边的转向灯了。

我不得不佩服越南的交警,他们埋伏的地方,绝对都是人们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当然一般不是最容易出交通事故的地方。

心里盘算着,因为半夜三更,在静悄悄的晚上,我因为没有打开向右的转向灯,被起早贪黑的交警拦下来,又得破费20万了。

我实在是困了。按照惯例,我先问价格,他说价格以后我就砍到20万。爽快的交警会收钱走人,不满足的再加10万也能了事儿。所以我心里估摸着5分钟能结束这个流程。

一个交警走过来,给我敬了个礼。这让我感到十分意外,难不成我今天遇到真君子了?

他指指我的转向灯,我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现在我的态度也是极好的,你觉得自己高贵权威,我就捧着你。世事轮回,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我纳闷为什么越南那些大学生“你老家在哪儿?”这种简单的英语问题都无法回答。为毛这些交警们的英语这么简单实用?该让他们去校园分享一下英语的学习经验。

我们站在沿河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外,路边大树成荫,路灯黯淡。他知道我没有摩托车驾照后,就一副十分专业的样子,说你的违章很严重,我们需要把你的车扣到派出所。

我心想怎么又来这一套,能直接喊价吗?!

我也跟他演。我礼貌地说我是游客,摩托车是租的,我不懂你们的交通法规,第一次,第一次。

他突然问我会在越南呆多久,我的智商速度不够,居然回答了个三天。他听了就一脸严肃地告诉我,那你明天去派出所交罚款拿车。

我一听肠子都悔青了,干嘛给自己留去警局拿车的时间啊。不过我是有经验的人,我允许你装正经一次两次,不允许第三次,好吗?

既然你这么正经,我就来试试。我问罚款要交多少。他就拿出笔开始在纸上列我的罪名:没开转向灯,100万(约300块);无证驾驶200万(约600块),但是超过晚上12点无证驾驶500万(约1500块);服务费120万(约360块)。天哪,总计720万(约人民币2160块),有零有整的,演得真的差一点就比我还好了。除了第一条单纯的坐地起价,另外两条真的是条条侮辱炎黄子孙的常识啊,有没有?!

这时候不能急啊,他端着还得接着捧。我连忙道歉,我第一次,不知道规矩,便宜点儿吧。

他问我要付多少,我心想遇到这种黑心狼,20万估计打发不了了,50万吧!谁知道他一脸鄙视,准备让我从车上下来。我下车之前顺手把钥匙拔下来,塞到裤兜里去了。

接下来的五分钟时间,就像小学生之间闹别扭,“你把钥匙给我!”“别这样,我付钱,好吗?”“不行,钥匙给我。”“我付钱嘛。”……

我这会儿突然觉得困头过去了,倦意全无,反正星期天没事儿,我就在这儿跟他耗着。

那交警看拿不到我手里的钥匙,局势非常被动,就吓唬我:“你想让我给我的上司打电话吗?”我故意不去接他的话。他问了我好几次。我心里其实在想,你唬谁嘛,我就不信你半夜敢给你上司打电话。你要真打了你上司还不骂你无能,这点儿屁事儿都处理不好。再说了,半夜里万一你打扰了上司生小警察,第二天你得也吃不了兜着走。

我就看着他打了个最多十秒钟的电话,估计是等他下班请客喝啤酒的朋友吧。

这种僵局也持续不了多久,另外一个警察过来帮忙,一听钥匙在我兜里,说把车弄到警局去。跟我扯皮那个警察就要把车往前推,我连忙过去拉他胳膊,说我付你钱,我付你钱。

谁知他这么警觉,推开我的胳膊,指指那临界五星级酒店墙体上安装的摄像头。怪不得你们装得跟真的似的。他一听说我要付钱,又问我给多少。

50万两次!

那警察直接没理我,继续把我的车往前推。但是我那摩托车没发动起来着实笨重,他没有钥匙,只有骑在上面,两腿像划船一样地往前蹬。我看了差点没忍住笑出来,默默地跟着他,真不相信他打算这样把车弄回警局。

结果没推大约10米远,那警察喊了一声:“ok, you pay money you go.(你付钱走吧)”

我把钱递给他的时候,他背对着摄像头,用车辆行驶证盖着钞票,夹在本子里,然后把行驶证还给了我。

我虽不喜欢越南的交警,但我承认他们目前存在的合理性。越南的街头少有摄像头,让人们自觉遵守交通法规太过理想。法律不够健全,警察作为我们所谓的公务员,薪水非常低。这种生态方式也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了交通事故的数量。如果社会安全和廉洁奉公二选一的话,任何政府都会先顾及前者。

这三个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我确实违规驾驶摩托车了。我讲的目的是想给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越南交通,展示我怎么从不服到把它当成一个单纯的买卖或者玩笑。虽然越南的交警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工作其实是维护道路行驶安全,但我们目前唯一对抗腐败的方式就是:小心驾驶,安全第一。

温馨贴士:

1. 在越南的第一郡范五老街有很多旅行社可以租到摩托车,但需要押护照原件,部分旅行社接受抵押中国身份证和驾照。

2. 国内的摩托车驾照在越南仍然是不合法的,因为越南不承认国际驾驶执照。但游客租摩托车在越南是不成文默许的。只要你技术不是太烂,懂得交通法规,一般不会被拦下。

3. 最常被交警拦下的违规情况:

1.转弯不打转向灯,包括右转。

2.摩托车驶入汽车道。汽车道靠内,摩托车道靠外。

3.不戴头盔。

4.一辆摩托车上只能载两个成人,包括驾驶者。

5.超速。一般40-50公里/小时为限,限速标牌不够明显,所以尽量不要开快。

6.闯红灯,当然了。

在西贡大家租摩托车一般会在城区逛逛,有辆摩托车在城区找吃的会方便很多。各种大小餐厅门口都有人专门看车,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或者有兴趣的可以去远一点儿的去古芝地道,约70公里。

最后,专心开车,街上美女很多,但是看路更重要。要看美女就把车停了,找个人流量大的临街咖啡厅,坐下来打望。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