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你想看的鲁迅所有照片,都在这本影集里了!

今年是鲁迅《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2018年5月20日上午,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北京鲁迅博物馆在京共同举办了“《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暨《鲁迅影集》分享会”。北京鲁迅博物馆副馆长...

今年是鲁迅《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2018年5月20日上午,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北京鲁迅博物馆在京共同举办了“《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暨《鲁迅影集》分享会”。北京鲁迅博物馆副馆长黄乔生先生结合他所编的《鲁迅影集》,为读者做了“俯首横眉--鲁迅生命的瞬间”的主题演讲。

目前所知,鲁迅最早的照片是1902年4月摄于东京弘文学院的入学照(迄今尚未找到),最后一张摄于1936年10月8日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总数114帧。这些照片或独照,或合影,或摆拍,或抓取,或端庄,或谐趣,有日常生活留影,也有工作状态记录,皆是鲁迅生命中有意味的瞬间。

它们对研究鲁迅的作品、生活、思想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演讲中,黄馆长深入浅出、极为生动地讲述了隐藏在鲁迅影像背后的有趣故事,阐发了他通过鲁迅影像研究对鲁迅人格、思想的认识,博得听众阵阵掌声。如今,完整收录、高清印制这些照片的《鲁迅影集》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鲁迅生活在十九世纪末期和至二十世纪初前期,这个阶段,正好是照相术进入中国并逐渐发达的时代。尽管鲁迅并不十分热衷照相,但他一生也留下了不少照片。

自新中国成立至今,有几种较为权威的“鲁迅影集”面世,都曾搜集过鲁迅存世的照片,比如1960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鲁迅生平事迹》、1976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鲁迅》画册、197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图片集》、198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鲁迅画传》等。

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鲁迅先生存世的全部照片,还从未真正完整地以大尺幅高清的形式系统地展现给世人。这套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先生所编的《鲁迅影集》,在前人收集、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扩充鲁迅照片的收存数量,增强鲁迅照片注释的准确性,追求鲁迅照片解析的深刻性,提高了鲁迅影集的印制装帧水准。

《鲁迅影集》首次完整收录鲁迅一生留给世界的全部影像(收录鲁迅先生留存至今的个人照片一百余张),均系所能找到的最好版本;经过仔细修片,力图达到最为清晰的效果;单幅单面,辅以最为准确精当之图注;全书特精装带函,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

1902年秋,留日浙江同乡会摄于东京。四排左起第十四人为鲁迅。这是鲁迅存世的第一张照片。鲁迅当时22岁,赴日本留学第一年。

1903年3月,剪辫子后的鲁迅摄于东京。这张断发照,是鲁迅存世的第一张个人独照。时为鲁迅赴日本留学的第二年。

1909年,鲁迅在东京蒋抑卮病室。右一为鲁迅,左一为许寿裳。许寿裳或许是鲁迅毕生最好的朋友,而这张照片则或许是鲁迅与这位至交的第一张合影。

1909年,鲁迅回国后摄于杭州。

1915年1月5日,当时的中华民国教育部全体部员摄于北京。后排左起第三人为鲁迅。

1918年1月13日,浙江绍兴中学校旅京同学会合影。三排左起第二人为鲁迅。

1918年是鲁迅一生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年,此前鲁迅“沉默”了十年:留学回国后,辗转于杭州、绍兴、南京、北京等地,渐渐“没有青年时候的慷慨激昂的意思了”,以抄古碑打发余闲。1918年,钱玄同约鲁迅为《新青年》写稿,并催鲁迅于当年4月份写出了《狂人日记》,从此文学家“鲁迅”走到了历史的舞台。

而这张照片,是现存唯一一张鲁迅在1918年的照片。

1923年4月15日,鲁迅与周作人、爱罗先珂等人合影。是年7月19日,鲁迅、周作人关系破裂。这张照片,是现存鲁迅与周作人最后的两张合影之一。

1926年1月13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欢迎易寅村校长大会合影。前排左起第六人为鲁迅,后排左起第三十一人为许广平,中排左起第三十六人为刘和珍。两个多月后的3月18日,刘和珍就在“三·一八惨案”中遇害,年仅22岁,“出离愤怒”的鲁迅写下《记念刘和珍君》寄予非常深切的哀痛。

1936年2月11日,鲁迅与内山完造(右)、山本实彦(中)摄于上海新月亭。这张图片似为抓拍,捕捉到了鲁迅在日常生活中的神情与笑容,这一点比较少在其他照片中呈现。

1936年10月8日,鲁迅在上海八仙桥青年会全国第二回木刻流动展览会上跟青年交谈。11天后,鲁迅逝世。

下面是《鲁迅影集》书影。

猜您喜欢